第二十八炮

  古人云:“天下山水在蜀,蜀之山水在嘉州,嘉之山水在凌云。”宋朝大诗人苏东坡也有诗曰:“生不愿封万户侯,亦不愿识韩荆州,但愿身为汉嘉守,载酒时作凌云游。”获此盛誉的凌云山,位于四川省乐山市,屹立在岷江与大渡河、青衣江三江会合处。“山不在高,有仙则灵”,凌云山高不过百余米,然而在临江绝壁上,雕有世界上最大的石佛巨像,人称凌云大佛,又称乐山大佛。由此凌云山则成为闻名中外的名山了。

  开拔的队伍在南山道转弯时,孩子在母亲怀中向父亲送别。行过大树道,人们滑过河边。他们的衣装和步伐看起来不象一个队伍,但衣服下藏着猛壮的心。这些心把他们带走,他们的心铜一般凝结着出发。最末一刻大山坡还未曾遮没最后的一个人,一个抱在妈妈怀中的小孩他呼叫“爹爹”。孩子的呼叫什么也没得到,父亲连手臂也没摇动一下,孩子好象把声响撞到了岩石。

 

  从乐山市过岷江南行,进入凌云山门楼,沿依山傍水的崖壁小道迤逦而上,左边滴滴珠泉挂于石壁,右边江流湍急澎湃。崖壁上多见古人题字石刻和佛龛神像。登石级步入凌云寺,内有三重殿堂掩映在林荫之中。寺前有一竞秀亭,站在亭前,忽见一尊巨大的石刻弥勒佛的头顶,硕大无朋,行前几步,临绝壁而立,则可从佛像头顶之上往下窥见巨佛全身,体魄魁伟,端庄慈祥。这尊大佛,是在临江山崖上开凿而成,头部与山顶齐平,佛足直踏江边。沿大佛旁边的“九曲栈道”盘旋而下,梯级几成垂直,行人必须手扶栏杆小心行走。到达大佛底部,抬头仰视,只见大佛正襟危坐,双目微闭,双手抚膝凝视三江,体态雍容,神情安详。大佛通高71米,头高14.7米,宽10米,有螺形发髻1021个,肩宽24米,眼长3.3米,耳长7米。耳朵洞内可并立2个人。大佛脚背宽8.5米,可以围坐100多人,光一个脚指甲长1.6米,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还不及脚板的高度。这尊大佛,不仅体型巨大,而且雕刻技巧高超,佛身上还凿有排水系统,以免山泉雨水冲蚀,匠心巧技,令人惊叹不已。

  女人们一进家屋,屋子好象空了;房屋好象修造在天空,素白的阳光在窗上,却不带来一点意义。她们不需要男人回来,只需要好消息。消息来时,是五天过后,老赵三赤着他显露筋骨的脚奔向李二婶子去告诉:“听说青山他们被打散啦!”显然赵三是手足无措,他的胡子也震惊起来,似乎忙着要从他的嘴巴跳下。

  四个烤肉的摊子在庙前院子里支起来。白色的遮阳伞下,站着四个头戴高帽、脸膛红润的厨子。我看看大道北边的空地上,支起来数不清的摊子。白色的遮阳伞一个挨着一个,使我联想到海边的沙滩。看来今天的经营规模比昨天又有了扩大,想吃肉能吃肉吃得起肉的人实在太多了啊。尽管媒体上几乎每天都在渲染吃肉的坏处和素食的好处,但舍弃了肉的人,又有几个呢?敬爱的大和尚,您看,兰老大又来了。他已经是我的老熟人了,只是我们还没有机会说话而已。我相信一旦我和他对了话,我们很快就会成为好朋友。用他的侄子老兰的话来说:我们两家算得上是世交。如果没有我父亲的爷爷冒着生命危险赶着马车越过封锁线把他和他的几个兄弟送到国统区,哪里会有他后来的辉煌?兰老大是叱咤风云的大人物,我罗小通也有不凡的经历。您看看,站在庙堂一侧的肉神就是童年的我,童年的我已经成了神仙。兰老大坐着那种仿照川人的滑竿制造的简易轿子。轿子在行进中发出吱吱悠悠的声音。在他的轿子后边还有一乘轿子,一个身体肥胖的孩子坐在轿子里,呼噜呼噜地打着瞌睡,嘴角挂着涎水。轿子前后,跟随着几个保镖,还有两个看上去忠实可靠的中年保姆。轿子落地,兰老大走下来。好久不见,他似乎胖了一些,眼睛下方有黑色的暗影,还有松弛的眼袋。他的精神看上去有些委靡。孩子乘坐的轿子也落了地,但孩子还在酣睡。两个保姆走上前去,刚要把孩子唤醒,兰老大摇手制止了她们。他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去,从衣袋里摸出绸巾,擦去了孩子下巴上的涎水。孩子醒了,眼神直直地,看了兰老大片刻,然后就张大嘴巴,哇哇地哭起来。兰老大安慰着孩子:乖乖娃,不哭。但那孩子还是哭。一个保姆拿着一个红色的货郎鼓,在孩子面前摇着,小鼓发出咚咚的响声。孩子接过小鼓,摇了几下,便扔了,又哭。另一个保姆对兰老大说:先生,少爷大概是饿了。兰老大说:赶快弄肉来!四个厨师见买卖来了,将手中的刀叉敲得脆响,大声地吆喝着:
  烤肉,蒙古烤肉!
  烤羊肉串,正宗的新疆烤羊肉串儿!
  铁板牛肉!
  烧鹅崽!
  兰老大挥了一下手,四个保镖几乎是齐声喊:每样一份,快!
  香喷喷的、热腾腾的、滋啦啦冒着油的肉用四个大盘子盛着,端过来了。保姆赶忙打开了一张折叠式小餐桌,放在孩子面前。另一个保姆,将一个粉红色的绣着可爱的小狗熊的围嘴,围在孩子的下巴上。小桌子只能放得下两个盘子,另外两个盘子,就由保镖端着。他们站在餐桌的前面,等待着桌子上空出地方。两个保姆,一边一个,侍候着孩子进食。他根本不用刀叉,用手,抓起那些肉,一把一把地往嘴巴里塞着。他的两个腮帮子高高地鼓起来,看不到嘴巴咀嚼,只看到那些肉,像一个个的耗子,从抻直的脖子里,一根根地钻下去。我原本是个吃肉的大王,看到吃肉的孩子就如同见到了同胞兄弟,尽管我已经发誓不再吃肉。这个孩子是个吃肉的天才,比当年的我还要厉害。我能吃肉,但还是需要把肉在口腔里简单地咀嚼一会儿才能咽下去,可是这个看上去也就是五岁左右的孩子,竟然一点也不咀嚼。他简直是在往嘴巴里填肉啊。两大盘烤肉,眼见着就进了他的肚腹。我心中暗暗佩服,真是强中更有强中手啊。保姆把空出的两个盘子端走,两个保镖马上就把手中的盘子放在了孩子面前的餐桌上。孩子抓起一条鹅腿,灵巧地啃着。他的牙齿锋利无比,连鹅腿关节上那些筋络,从他嘴巴里一过,就变得光溜溜的,用小刀子也旋不了那么干净。孩子专心进食时,兰老大眼珠不错地盯着他的嘴巴。兰老大嘴巴下意识地咀嚼着,好像嘴巴里塞满了肉食。嘴巴的这种动作,是真情的表现。只有至亲的人,才能无意识地做出这样的动作。看到这里,我当然猜出了这个食肉的孩子,就是兰老大和那个出家为尼的沈瑶瑶的儿子。
  思考着人与肉的问题,我到达了父亲的肉类加工厂门口。大门紧闭,大门旁边的小门也紧闭。我试探着敲了一下小门,发出了很大的响声,把我自己吓了一跳。我想这毕竟是上学的时间,在上学的时间里我出现在父母的面前,他们心中肯定不愉快。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他们都不会愉快。他们已经中了老兰的流毒,以为我只有通过上学才可能出人头地,或者说我只要一上学就注定了要出人头地。我知道他们不可能理解我,即便我把我的想法全部告诉他们他们也不可能理解我。这就是像我这样天才孩子的苦恼啊。我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出现在父亲的厂里,但伙房里的肉味汹涌不可阻挡。我抬头望望天,天好蓝,阳光灿烂,还不到去老兰家吃饭的时候。为什么要去老兰家吃饭呢?因为父亲和母亲中午都不回家吃饭,老兰也不回家吃饭,这样,老兰就让黄彪的小媳妇给大家做饭,同时还照顾着他患病在床的妻子。老兰的女儿甜瓜,读小学三年级。我原先对这个黄头发的女孩子没有好感,现在有了好感,我对她有了好感的根本原因就是她很蠢,她考虑的问题非常肤浅,竟然因为算错了一道题而流眼泪,这个傻瓜。我的妹妹自然也在兰家就餐。我妹妹也是个天才小孩。她也有上课就打瞌睡的习惯。她也有一顿无肉就无精打采的特点。但甜瓜是不吃肉的,她看到我和妹妹大口吃肉的样子就骂我们:你们这两只狼。我们看到她只吃素食的可怜样子就回敬她:你这头羊。黄彪的小媳妇是个很精明的女人,她白脸皮,大眼睛,留着齐耳短发,唇红齿白,每天都笑嘻嘻的,即便她一个人在厨房里刷碗的时候也是笑嘻嘻的。她自然知道我和娇娇是来打伙的,而甜瓜和甜瓜的娘才是她伺候的重点,所以她做饭时总是以素食为主,偶尔有个肉食,味道也欠佳,因为她不是精心制作的。所以我们在老兰家搭伙吃得并不痛快。好歹我们的晚餐总是可以放开肚皮吃肉。
  父亲归来后这半年,我们家的生活发生的巨大变化真可以说是天翻地覆,过去在梦中都想不到的事情已经成为了现实。我的母亲和父亲,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两个人。过去的岁月里导致他们争吵的问题已经显得非常可笑。我知道使我们的父母发生了这些变化的根本原因就是他们跟上了老兰。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真是跟着啥人学啥人,跟着巫婆学跳神啊。
  老兰的老婆,是个大病缠身、但不失风度的女人。我们不知道她得的是什么病,只看到她面色苍白,身体瘦弱。看着她就让我联想到在地窨子里见不到阳光的土豆上的芽苗。我们还经常听到她在炕上呻吟,但一听到脚步声,她的呻吟声就停止了。我和娇娇称呼她为大婶。她看我们的眼神有些怪。她的嘴角上不时地出现神秘的微笑。我们感觉到她的女儿甜瓜对她并不是很亲,好像甜瓜不是她亲生的女儿。我知道大人物的家里总是有些神秘的问题,老兰是大人物,他家里的问题自然不是一般人能够理解的。
  我就这样野马奔驰般地胡思乱想着离开了那扇小铁门,沿着围墙根儿,溜达到了伙房的外边。随着距离的缩短,肉的气味越来越浓厚。我仿佛看到了那些美丽的肉在汤锅里打滚的情形。墙很高;到了跟前更觉得高。墙头上边扎着铁蒺藜网。别说像我这样的孩子,即便是大人,要徒手攀登也不容易。天无绝人之路,在我几乎绝望了的时候,看到了那个往外排放污水的阴沟。脏是肯定的了,如果不脏还算什么阴沟?我捡了一根枯枝,蹲在阴沟前,把那些猪毛鸡毛之类的脏东西拨到一边,清理出了一条通道。我知道,无论什么样子的洞口,只要脑袋能钻过去,身体就能钻过去。因为只有头是不能收缩的,而身体是可以收缩的。我用枯枝量了自己的脑袋的直径,然后又量了阴沟的高度和宽度。我知道我可以钻进去。为了钻的更顺利一些,我脱下了褂子和裤子。为了不把身体弄得太脏,我捧来干土,铺垫了湿漉漉的阴沟。我看到前面的马路上没有行人,一辆拖拉机刚刚过去,另一辆马车距离这里还很遥远,正是我钻过阴沟的最好时机。尽管阴沟的宽度和高度比我的脑袋略有富裕,但真钻起来还是很难。我趴在地上,身体尽量地贴近地面,然后将头钻进去。阴沟里的气味很复杂,我屏住呼吸,为的是不把这些污浊的气体吸到肺里。我的头钻到一半时,似乎是卡住了;在那一瞬间我感到很害怕,很着急。但我马上就冷静了。因为我很清楚地知道,人一着急,脑袋就要变大,那样就真的卡住了。那样,我的小命很可能就要报销在这个阴沟里了。那样我罗小通死得可就太冤枉了。在那一瞬间我想把脑袋退回来,但退不回来了。在危急的关头,我还是冷静下来,调整着脑袋在阴沟中的位置。我感到了一点松动,然后用力往前一挺脖子,耳朵松开了。我知道最艰难的时刻过去了,剩下的事情就是要慢慢地调整身体的位置,直至钻过围墙。我就这样通过阴沟钻过了围墙,站在了父亲的工厂里。我找了一根铁条把放在阴沟外边的衣服勾了进来,又从墙角抓了一把乱草,胡乱地擦了一下身上的污泥。然后我麻利地穿好衣服,弯着腰,沿着围墙和伙房之间那条狭窄的夹道,溜到了伙房的窗外。这时,浓烈的肉香把我包围了,我仿佛浸泡在黏稠的肉汤里。
  我捡了一块生锈的铁片,插在两扇窗之间的缝隙里,轻轻地一撬,遮挡视线的窗户便无声地开了。肉味猛烈地扑了出来。我看到,那口煮肉的大锅距离窗户有五米左右,锅灶里插满劈柴,火声隆隆,锅里肉汤翻滚,白色的浪花几乎要溢出锅外。我看到前胸戴着一块白遮裙、胳膊上戴着白色的套袖的黄彪从外边走了进来。我慌忙将身体躲到窗户一侧,生怕他发现了我。他拿起一个铁钩子翻动着锅里的肉。我看到锅里有被剁成段儿的牛尾巴,有囫囵的猪肘子,有整条的狗腿、羊腿。猪、狗、牛、羊一锅煮。它们在锅里跳舞,在锅里唱歌,在锅里跟我打招呼。它们散发出各自的香气混合成一股浓郁的香气,但我的鼻子能把它们一一辨析出来。
  黄彪用铁钩子抓起一只猪肘子,举到眼前看了看。看什么呢?已经熟了,烂了,再煮下去就过了火了。他把猪肘子甩回锅里,又抓起一条狗腿放在眼前看看,不但看,还放到鼻子前嗅。傻瓜,还嗅什么呢?已经到了火候了,赶快把灶膛里的火弄灭,再煮下去,肉就化了。他慢慢悠悠地又抓起一条羊腿,还是那样放在面前,看一看,嗅一嗅,傻瓜,为什么不啃一口呢?好了,他终于意识到已经好了。他放下铁钩子,将灶膛里的劈柴往外拖了拖,火势弱了。他将那些刚燃烧了一半的劈柴带着火苗子拿出来,插在灶前一个盛满了沙土的铁皮桶里,屋子里飘散着白色的烟雾,一股子焦炭的香气混在肉香里。灶膛里的火减弱了许多,锅里的沸水也渐渐地平息,但从那些交叉在一起的狗腿羊腿猪肘子的缝隙里,依然还有细小的浪花翻上来。它们在低声歌唱,等待着人吃它们。黄彪用铁钩子抓起一条羊腿,放在了与这口煮肉的大锅并排着的铁锅后边的一个铁盆子里。接着他又抓起了一条狗腿,两节牛尾、一个猪肘子,都放在那个铁盆子里。这些脱离了集体的小家伙们愉快地尖叫着,对我频频地招手。它们的手很短很小,像刺猬的小爪子。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真是好玩极了,黄彪这个杂种,跑到门外,左右地看看,然后进屋后就关上了门。我猜想这个混蛋要开始大快朵颐了,这个混蛋要吃那些盼望着我去吃它们的肉了。我心中充满了嫉妒。但是他的行为与我的猜想相差甚远。他没有吃肉,让我心中稍感释然。他把一个方凳摆在锅前,然后站上去,把裤子前面那几个扣子解开,掏出双腿间那根恶棍,对准了肉锅,哗啦啦撒出了一泡焦黄的尿。
  肉们在锅里尖声嘶叫着,乱成一团,互相拥挤,试图躲藏。但它们无处躲藏。黄彪粗大的尿液劈头盖脸地浇下去,使它们蒙受了巨大的侮辱。它们的气味顿时变了。它们一个个愁眉苦脸,在锅里哭泣着。可恶的黄彪撒完尿,将那根得意洋洋的恶棍收起来。他脸上带着奸猾的笑容,抄起一柄铁铲,伸到锅里,翻动着那些肉们。肉们无可奈何地哼唧着,在锅里翻着筋斗。黄彪放下铁铲,拿起一只小铜勺,舀了一点汤,放在鼻子下嗅嗅,脸上是满意的微笑,我听到他说:
  ”味道好极了,杂种们,你们都吃了老子的尿了。”
  我猛地拉开窗户。我拉开窗户时本来想大喊一声,但我的喉咙哽住了。我感到受到了巨大的侮辱,心中恼恨无比。黄彪大吃一惊,将手中的勺子扔在锅台上,匆忙地转过身来,看着我。我看到他的脸涨得发紫,龇牙咧嘴,嘴巴里发出嘿嘿的干笑声。笑了一阵,他说:
  ”是小通啊,你怎么在这里?”
  我怒视着他,一声不吭。
  ”来来来,伙计,”黄彪对我招着手说,”我知道你爱吃肉,今天让你吃个够。”
  我手按窗台,纵身一跳,进了伙房。黄彪殷勤地搬过一个马扎子,让我坐下,然后他把适才踏过的那个方凳子放在我的面前,又在凳子上放了一个铁盆。他狡狯地对着我笑笑,抄起铁钩子,从大锅里抓出一条羊腿,汤水淋漓地提起来,在锅上抖搂几下,放在盆里,说:
  ”吃吧,小伙计,放开肚皮吃,这是羊腿,锅里还有狗腿、猪肘子、牛尾,随便你吃。”
  我低头看看铁盆里那条羊腿的痛苦的表情,冷冷地说:
  ”我全都看到了。”
  ”你看到了什么?”黄彪心虚地问。
  ”我什么都看到了。”
  黄彪搔着脖子,嘿嘿地笑着,说:
  ”小通伙计,我恨他们。他们天天来白吃白喝,我恨他们。我不是对着你爹娘的……”
  ”但我的爹娘也要吃!”
  ”是的,你的爹娘也要吃,”他笑着说,”古人曰:’眼不见为净’,对不对?其实,撒上一泡尿,肉会更嫩更鲜。我的尿不是尿,是上等的料酒。”
  ”你自己吃不吃?”
  ”那还有个心理在作怪嘛,人,总不能自己喝自己的尿吧?”他笑着说,”不过,你既然看到了,也不让你吃了。”他端起盆子,将那条羊腿倒回锅里,然后他把往锅里撒尿前捞出来的那一盆肉端到我的面前,说,”伙计,你看到了,这是加’料酒’前捞出来的,放心地吃吧。”他从案板上端过一碗蒜泥,放在我面前,说,”蘸着吃吧,你黄大叔煮肉是一绝,烂而不泥,肥而不腻,他们指名把我请来,就是为了吃我的煮肉。”
  我低头看着这盆洋溢着欢乐气氛的肉,看着它们兴奋的表情和那些像葡萄藤上的触须一样抖动不止的小手,听着它们像蜜蜂嗡嘤一样的话语,心中充满了感动。尽管它们的声音细微,但它们的语言清晰,字字珠玑,我听得格外清楚。我听到它们呼唤着我的名字,对我诉说,诉说它们的美好,诉说它们的纯洁,诉说它们的青春丽质。它们说:我们曾经是狗身体的一部分,是牛身体的一部分,是猪身体的一部分,是羊身体的一部分,但我们被清水洗了三遍,被滚水煮了三个小时,我们已经成为了独立的有生命有思想当然也有感情的个体。我们体内滋进了盐,使我们有了灵魂。我们体内滋进了醋、酒,使我们有了感情。我们体内滋进了葱、姜、茴香、桂皮、豆蔻、花椒,使我们有了表情。我们是属于你的,我们只愿意属于你。我们在沸水锅里痛苦地翻滚时,就在呼唤着你、盼望着你。我们希望被你吃掉,我们生怕被不是你的人吃掉。但我们是无能为力的。弱女子还可以用自杀的方式来保持自己的清白,我们连自杀的能力也没有。我们天生命贱,只能听天由命。如果你不来吃我们,就不知道什么卑俗的人来吃我们了。他们很可能只咬我们一口就把我们扔在了桌子上,让酒杯里淋漓出来的辣酒浇到我们身上。他们很可能把烟头触到我们身上,让可恶的尼古丁和辛辣的烟丝毒害我们的心灵。他们把我们和那些虾皮、蟹壳、肮脏的擦手纸放在一起,然后把我们扫进垃圾桶。这个世界上,像您这样爱肉、懂肉、喜欢肉的人实在是太少了啊,罗小通。亲爱的罗小通,您是爱肉的人,也是我们肉的爱人。我们热爱你,你来吃我们吧。我们被你吃了,就像一个女人,被一个她深爱着的男人娶去做了新娘。来吧,小通,我们的郎君,你还犹豫什么?你还担心什么?快动手吧,快动手啊,撕开我们吧,咬碎我们吧,把我们送入你的肚肠,你不知道,天下的肉都在盼望着你啊,天下的肉在心仪着你啊,你是天下肉的爱人啊,你怎么还不来?啊,罗小通,我们的爱人,你迟迟不动口吃我们,是在怀疑我们的清白吧?你怀疑我们还在狗身上、牛身上、羊身上、猪身上时就被那些激素、瘦肉精等等的毒品饲料污染过吗?是的,这是残酷的事实,放眼天下,纯洁的肉已经不多了,那些垃圾猪、激素牛、化学羊、配方狗,充斥着牛棚羊舍猪圈狗窝,要找一匹纯洁的、未被毒害过的畜生太困难了。但是我们是纯洁的,小通,我们是你的父亲委派黄彪去偏僻的南山深处专门采购来的,我们是吃糠咽菜长大的土狗,我们是吃青草喝泉水长大的牛羊,我们是山沟里放养的野猪。我们被宰杀前和被宰杀后,都没有被注水,更没有被福尔马林毒液浸泡。像我们这样纯洁的肉,已经很难找到了。小通,你赶快地把我们吃掉吧,如果你不吃我们,黄彪就要吃我们了。黄彪这个假孝子,把一头牛当娘,但是他用牛奶喂他的狗,他的狗也是激素狗。他的狗肉里也注水。我们不愿意被他吃……
  我被盆里的肉们一番情深意切的倾诉感动得鼻子发酸,只想放声大哭。但还没等到我哭,大锅里的肉们齐声哭了起来。它们说:罗小通,你也吃我们吧,尽管我们被黄彪这个杂种浇了一身尿,但是我们比街上那些肉还是要纯洁得多。我们不含毒素,我们营养丰富,我们也是纯洁的啊,小通,求你也吃我们吧……
  我的眼泪流出来,啪哒啪哒地滴到盆中的肉上。看到我哭,肉们更加悲痛,一个个哭得前仰后翻,震动得铁盆在凳子上抖动不止,使我心中悲痛难忍。我终于明白了,世界上的事情十分复杂,一个人,对某种事物,即便是对一块肉,也应该发自内心地爱着,才会得到回报,才会真正理解其中的美好。如果不能爱它,就不会珍惜它,也就领略不了它的美好。我过去对肉,仅仅是馋,爱得还不够,但是肉们已经对我如此之好,从苍茫的人海里把我选出来,引为知己,想想真让我感到惭愧,我其实可以做得更好啊。好吧,肉们,亲爱的肉,现在,就让我好好地吃你们吧,我不能辜负了你们对我的一片深情啊。能被如此纯洁美好的肉爱着敬着,我罗小通也算是天下最有福的人了。
  我吃你们。我流着眼泪吃你们。我听到你们在我的口腔里哭泣,但我知道这是幸福的哭泣。哭泣着的我吃着哭泣的肉,我感到吃肉的过程,变成了一种精神上的交流。这是我从前没有体验过的啊,从此之后,我对肉的认识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从此之后,我对人的看法也发生了变化。我听南山深处一个白胡子老人说,人可以通过多种方式成仙得道。我问他,通过吃肉也可以吗?他冷冷地说:通过吃屎也可以。于是我就明白了,自从我能够听到肉的语言后,我已经跟常人不一样了。这也是我离开学校的一个原因,我已经可以与肉进行交流了,还有什么老师能够教我呢?
  在我吃肉的过程中,黄彪站在一边傻乎乎地看着我。我根本没有精力和兴趣去看他,当我与肉进行着如此亲密无间的交流时,伙房里的一切都仿佛不存在了。只是在我抬头喘息的时候,他鬼火般闪烁着的小眼睛,才让我想起这是个活物。
  盆子里的肉逐渐减少,肚子里的肉逐渐增多。渐渐沉重起来的肚腹告诉我不能再吃了。再吃下去我就无法呼吸了。但盘子里的肉还在呼唤着我,大锅里的肉也在我身后发出怨恨交加的哭叫。在这种情况下,我体会到了我的肚腹有限大而世间的肉无穷多所导致的痛苦。天下的肉都盼望着我吃它们,我也梦想着吃天下的肉,不要让它们落到那些根本不懂肉的皮囊里,但这是不可能的。为了今后还能吃肉,我闭住了还渴望着咬肉的嘴巴,试图站起来。但是,我没有站起来。我艰难地低下头,看到自己的肚子已经高高地鼓了起来。我听到盆子里的肉还在用甜蜜凄然的声音呼唤着我,但我知道如果再吃下去,我就毁了。我手扶着凳子的边缘,终于站了起来。我感到有点头晕,我知道这是吃肉吃多了的现象,这是”肉晕”,一种很舒服的感觉。黄彪伸手搀扶了我一把,用一种无比钦佩的口气说:
  ”爷儿们,果然是名不虚传,你让小的开了眼界了。”
  我知道他的意思,我能吃肉、会吃肉、馋肉吃的名声,在屠宰村已经家喻户晓。
  ”吃肉,是要有肚腹的,”他说,”您生来就是虎狼肚子,爷儿们,天老爷把您弄到人间,就是让您来吃肉的。”
  我知道他恭维我的意思有两层,一层是我吃肉的本事让他开了眼界,从心底里佩服;还有一层就是,他要用好话堵住我的嘴,不让我把他往肉里撒尿的事情捅出去。
  ”爷儿们,肉进了您的肚子,就像美女嫁给了英雄,雕鞍配给了骏马,吃到那些人的肚子里,白白地糟蹋了。”他说,”爷儿们,从今往后,您只要想吃肉了,就来找我,我每天都给您留出来。”他又说,”你是怎么进来的呢?是爬墙吗?”
  我不愿意理睬他,拉开伙房的门,双手托着肚腹,摇摇摆摆地往外走去。我听到他在我身后喊:
  ”爷儿们,明天你就不用钻阴沟了,中午十二点,我准时把肉给你放在那里。”
  我的腿脚发软,目光迷蒙,沉重的肚子使我的步伐有点踉跄。我感到此时的我是为肚子里的肉存在的,我只能感到肚子里的肉存在着。这种感觉幸福无比,忽忽悠悠,如同梦游。我在父亲的厂里漫无目的地走着,从一个车间,到另一个车间。每一个车间都大门紧闭,里边仿佛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我把脸贴到门缝上,试图窥测里边的情景,但里边黑乎乎的,活动着一些大影子,我猜想那里边是等待屠宰的肉牛,后来证明了,里边果然是牛。父亲的加工厂里,有四个屠宰车间,一个是宰牛的,一个是杀猪的,一个是杀羊的,还有一个是杀狗的。宰牛杀猪的车间最大,杀羊的车间比较小,杀狗的车间最小。这四个车间里的情景容我以后再说吧,大和尚,现在我想说的是,我在父亲的加工厂里无目的地转悠,因为满肚子是肉,我忘记了从学校里逃出来的事情,更把中午要去育红班接上妹妹然后去老兰家吃饭的事情忘到了九霄云外。我幸福地转悠着,一抬头看到了一张很气派的大圆桌,桌子上摆满了大盘大碗,盘里碗里是肉,还有一些花花绿绿的东西。  

  据传建造这座大佛的是唐代名僧海通和尚。海通见三江会合于此,水流湍急,常有舟船倾覆,三江的洪水又经常泛滥成灾,于是他决心募捐修佛。据说有个官吏向他敲诈勒索,海通宁可挖去自己双目,也不肯动用筹款。从唐开元元年动工,直至贞元十九年(公元713~803年)止,历经整整90个年头,大佛终于凿成。这尊大佛虽然没有能抑止江洪急流,但却为中华民族留下极其珍贵的文化艺术遗产,显示了我国古代劳动人民高度的智慧和坚韧不拔的毅力。

  “真的有人回来了吗?”

  在大佛左右岩壁上,还有不少佛龛石像。在大佛底部的,左侧绝壁上,还凿有凌云栈道一条。游人可以从九曲栈道而下,再从左侧的栈道而上,到达山顶游览碑林、东坡读书楼等处。传说苏东坡在此居住读书,楼前洗墨池为东坡洗墨之处。东坡读书楼之上还有拥翠亭和叠翠堂,不远处的灵宝塔亭亭玉立。登塔眺望,水自天来,烟波极目,绿野无际,舟船点点。好一幅天然图画。

  李二婶子的喉咙变做细长的管道,使声音出来做出多角形。

  从凌云山顶西行而下,沿途山崖石壁上有不少崖墓,均凿壁而筑。其中以东汉时的麻浩崖墓最为壮观,墓窟深近3O米,宽10余米,最高处2.8米,墓门雕有各种精致的石刻兽鸟及佛像。麻浩崖墓前有一座铁索桥,把隔一江之水的乌尤山和凌云山连在一起。

  “真的,平儿回来啦!”赵三说。

  乌尤山曾与凌云山连结一体,统称青衣山。因为岷江在此会合大渡河,水势浩大,舟船容易倾覆。战国时秦蜀郡太守李冰在乌尤、凌云之间凿通一条狭窄水道,以分水势,乌尤山也就成为“绿影一堆漂不去”的小岛,古称离堆山。今乌尤寺山门尚有“青衣别岛”的题匾。乌尤山上多楼台殿宇,绿瓦红墙。林木蓊郁,绿浓凝翠,景色佳丽,与凌云山同享盛名。

  严重的夜,从天上走下。日本兵围剿打鱼村、白旗屯,和三家子……

  乌尤寺始建于唐朝,原名正觉寺,北宋时改为此名。寺内殿堂宏伟,释迦牟尼、文殊、普贤三尊佛像均为香樟木精雕细镂而成,全身镀金。如来殿前的两个枋柱上,雕刻了凌云、乌尤两山的全貌,玲珑剔透、巨细尽致。寺内的尔雅台,相传是汉代郭舍人注释《尔雅》的地方。尔雅台右侧的临江绝壁上凿有“中流砥柱”四个大字,直径为5米,描绘出屹立于岷江急流之中乌尤山的气势。出寺门,沿小道下山,即可到达江边码头,游人在此可乘船顺流而下,再一次在江中一睹凌云大佛的全貌。只见大佛头顶云烟缭绕,脚下江浪翻滚,真是“山是一座佛,佛是一座山”。

  平儿正在王寡妇家,他休息在情妇的心怀中。外面狗叫,听到日本人说话,平儿越墙逃走;他埋进一片蒿草中,蛤蟆在脚间跳。

  近年来,人们发现从江中返航乐山市的途中,可以看到乌尤、凌云诸山形如一尊巨大的卧佛:乌尤山为佛首,凌云山为佛身,北端龟城山下一片峭崖,正如巨佛足穿上一双僧靴。巨佛横卧江边,头南足北,水中的倒影清晰可见,成为一对绝妙的“双面佛”像。乌尤山的林木疏朗,犹如卧佛的发髻,前额饱满,眼睑上的睫毛、高隆的鼻梁以及双唇、下颔,无不细微可辨。凌云山上诸峰微有起伏,完整地勾画出卧佛的胸膛、臂膀、腰际和大腿。而凌云大佛却不偏不倚地位于巨佛的胸肋之间,正处在卧佛的心脏位置,竟应验了佛教中“心中有佛,佛中有心”之语。这一奇观是广东省顺德县一位老人潘鸿忠在旅游时发现,他写了“乐山巨佛发现记”一文,引起了国内旅游界、佛教界的轰动。1990年9月,四川省文化厅派出考察小组证实了这确是一座庞大的隐形卧佛。一时从四方前来的游客纷纷乘坐游船观赏这一奇景,一睹隐形卧佛的风采。在乘船途中的一个最合适的位置,可以看到卧佛悠然而卧,自在安详。特别是在晴日午后,斜阳西照,巨佛从山岚雾霭之中显露出身形,雄伟之驱浮于江水之上,端肃之貌令人惊叹不已。凌云大佛真是奇中有奇,佛中有佛。

  “非拿住这小子不可,怕是他们和义勇军接连!”

  在蒿草中他听清这是谁们在说:“走狗们!”

  平儿他听清他的情妇被拷打。

  “男人哪里去啦?——快说,再不说枪毙!”

  他们不住骂:“你们这些母狗,猪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