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阳,你……你真的找到你的爸爸了?不是龙家那个吗?”在学校里,刘彬宪心急如焚地追问着。“这个很重要么?”阳阳看着这个不知所谓的小弟,“你觉得如何?”“很好。”傻乎乎的刘彬宪抛出一句。“你觉得好啊?”阳阳斜眼看他,“我是谁的女儿有什么好与不好的啊!”“你觉得好,我就觉得好啊!”刘彬宪望着她,很崇拜地,这些天他把对阳阳的感情想了很久,或许是自己定位错了,他觉得还是阳阳开心比较重要,阳阳喜欢龙海一,而龙爸爸不是她的亲爸爸,这个事情当然好了,自己还是做她的小弟吧。阳阳内心突然间觉得有点感动,“刘彬宪,我决定了!等一下请你吃饭看电影!!”阳阳想从他的嘴里知道点关于龙海一的事情,虽然他可能什么也不知道,但就当自己谢谢他一直以来的照顾也可以啊。饭厅里很明亮,许多客人来来往往地穿梭着。“刘彬宪,我想问问龙海一的事?”阳阳对着刘彬宪来了这么一句。“龙海一不是你男朋友吗?你为什么问我啊?”刘彬宪疑惑地笑着说道,放下了对阳阳的感情,做普通朋友的感觉也不错。“刘彬宪,你是不是认识王桑美啊?”阳阳那天看到刘彬宪好像跟王桑美很熟的样子。“那你知不知道王桑美说的‘龙海一和张静美’的事啊?”不容刘彬宪有反应的时间,阳阳马上又问。听见这个问题,刘彬宪突然埋下头,好像在想什么心事,脸色有点不好。她看到刘彬宪的脸色,使劲地在猜到底会是什么事情。因为能让这个笨蛋发愁的事通常并不会太多。汗……是不是因为自己把他的那份甜点吃光了呢?阳阳看看自己跟前空空如也的盘子,有些心虚。“刘彬宪……你到底怎么了?”哼,就算是把他的东西吃光,那也是应该的!反正也是她请客嘛!阳阳这样一想,又觉得理直气壮了。“没……没什么。”刘彬宪还是有些吞吞吐吐的。“是不是在生我的气啊?我把你的起斯蛋糕全都吃光了。”阳阳老实地招认。刘彬宪听完她的话,看了一下前面放着的空空的碟子,傻笑起来:“我我根本不喜欢吃这个啊,你要吃就吃吧!!”刘彬宪真是服了这个老大。拜托,他又不是女人,怎么会计较这些嘛!“嘿嘿,我看你那么不高兴,还以为你不爽我吃掉了所有起斯蛋糕呢。”阳阳搔搔头。“你这说的什么话,难道我们哥们儿的情谊还比不上一块破蛋糕吗?!”刘彬宪很大方地向她挥手,“我根本不在乎啦!”刘彬宪现在摆正了自己的立场,心情也放松起来,自己和以前一样对阳阳还是很开心的。“那就好,哈哈!彬宪你还真是个好男人哪!”阳阳很有大姐风范地赞美他。“是是吗?”刘彬宪感动得都快哭了阳阳最近真是越来越温柔了啊!!不过……“对了,刘彬宪,刚刚我问你‘龙海一和张静美’的事情,你还没有回答我!”刘彬宪看着阳阳一眼,不知道该不该说。阳阳看他那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很不顺眼。“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嗯,那个……你跟龙海一老师谈恋爱……”刘彬宪刚说了一半,就被阳阳打断了。“你不是知道吗?!!”阳阳觉得有些莫明其妙,自己不是已经告诉他喜欢龙海一了吗?当时他还是很难过的样子,不过她还是比较喜欢现在的刘彬宪,和以前一样,是自己的好哥们。“可是,我听说龙海一他……”刘彬宪还想说什么。“他怎么了?!”阳阳着急的问,她知道刘彬宪一定知道一些她想知道的事情。正在这个时候,一对男女走了进来。啊,正是她要问的他们……“龙海一?静美姐姐?你们怎么来了……”阳阳惊讶地脱口而出。龙海一回过头也发现了阳阳他们两个,他跟刘彬宪互相看了一眼,又看了看不知所措的阳阳,点了点头。张静美看见阳阳,马上欢呼起来:“哇!!太好了!!阳阳你也在这里啊!真巧呢!”“嗨,嗨,静美姐姐。”阳阳有些尴尬地向静美打个招呼,“日一哥哥今天没有陪你吗?”“今天那个大笨龙被爸爸抓去开公司董事会议了呢,呵呵,所以我就拉海一哥陪我来吃饭了。没想到在这遇上你,正好我们一起!”张静美非常热情地和阳阳说着话。两个人马上开心的坐在一起,不停地说着笑着。刘彬宪却像是如坐针毡,不时地看看一脸呆板的龙海一还有一脸心事的阳阳,在这几个人之间,他都快石化了。吃完饭,因为离看电影还有一段时间,张静美不由分说就邀请阳阳一起逛街。阳阳最喜欢逛街了,特别是喜欢和龙海一静美一起逛街,但不知道为什么,听王桑美说过龙海一和张静美的事情,现在她的心里总有些别扭。“大家一起去吧!”阳阳跟刘彬宪龙海一招呼着。不过,一路上,看着张静美和龙海一有说有笑的,还说着一些过去的事情,自己也听不懂,阳阳觉得有些郁闷。“喂,阳阳!”刘彬宪看出阳阳的不开心。“……”“喂,阳阳!!”他加大声音。“……”“喂,阳阳!!你看我一眼啊!!”旁边的刘彬宪被忽略得很彻底,都快哭出来了。“嗯……啊?在叫我吗?彬宪?”阳阳这才发现自己总是盯着龙海一看,都快忽略了身边一直沉默不语的刘彬宪,她觉得有些愧疚。“你在想什么呢?他们是不是很奇怪啊……”刘彬宪看着出神的阳阳。“奇怪什么,很正常呀。”阳阳自我安慰道,故作不在乎的样子。这时候,张静美折回来硬拉着他们进了一间小首饰店,“你们好慢哦!快点过来陪我选点东西。”这家店里的东西品种非常丰富,有好多好多女孩子们看到都会尖叫的漂亮饰品。张静美的眼光向来不错,也很喜欢这些饰品,不过阳阳还真不知道她挑那么多到底要干什么……难道要把整个脑袋都用饰物裹起来才甘心吗?“海一哥,这个漂亮吗?”张静美不厌其烦,一个一个地问龙海一意见。“漂亮。”非常……温文尔雅的声音,龙海一始终带着微笑。“那这个怎么样?”又是一个,其实龙海一觉得跟上一个根本没有什么区别。“漂亮。”还是一贯微笑的表情,阳阳发现龙海一似乎对张静美特别耐心。她赶紧摇了摇头,一定是自己多想了,他对自己也可是有耐心的呀。“嗯……这个呢?”张静美好像越发的兴致高昂了,不厌其烦。阳阳也跑过去挑,这里的东西确实很漂亮呢,不过自己的性格好像戴这些东西不适合呢。“很漂亮。”对于张静美,他似乎永远都有很大的耐心。阳阳张大嘴巴看着张静美在龙海一面前试了好多东西给他看。大家看着张静美已经血拼完毕,准备离开的时候,龙海一做了一个让人万分惊讶地举动,他突然拿起了一个卡子,转头问张静美:“你觉得这个,怎么样?”静美看了又看,还不时地抬头看看阳阳,最后点了点头,“嗯,很适合。”龙海一问店员:“这个……多少钱?”“五百八十八元,要送女朋友吗?很漂亮哦。”温柔的店员笑眯眯看了看龙海一,又看了看张静美。“不是,是送给我最爱的人。”龙海一温柔地笑道。不是女朋友,而是最爱的人?阳阳呆了一下,龙海一的女朋友是自己,可是他要送的不是自己,而是最爱的人,难道他最爱的人不是自己?阳阳的脑海里瞬间又浮现湖王桑美的话:“你不要以为龙老师喜欢的是你,他喜欢的是张静美。”而刘彬宪没有说什么,只用呆呆的眼光看着龙海一的一举一动他的大脑实在搞不懂龙海一的任何行为。“电影快开演了,我们快去吧。”刘彬宪终于有机会说话了,他真怕张静美再提出上什么地方,误了自己和阳阳看电影。“好呀好呀,我也正想看电影。我们赶快一起去电影院吧,没准还能买上票呢。”张静美开心地说。因为刘彬宪和阳阳的票是已经买好了,龙海一和张静美又买了两张,所以座位不在一起。张静美觉得很遗憾:“我们不能坐一起哦!!”“反正天天见面,不在一起有什么关系呢。”阳阳嘴上故作不在意地说,可是心里却希望和龙海一坐到一起。“阳阳,你等一下,我去买一点饮料和小吃。”刘彬宪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告诉她。“不用了!!我说过今天请客的!!”她走到电影院外的小卖部,“请给我一包爆米花和两瓶饮料,谢谢。”“好,十五块……”“给我一包爆米花。”突然插入一个好耳熟的声音。阳阳回头一看,果然是龙海一,他也在买爆米花。“阳阳,我帮你和静美买好了。”龙海一看到阳阳,关心地说。“啊,不用了,我已经买了呀。”反正也没多少钱,不过不能和龙海一起看电影,总是觉得有些遗憾,尤其是看着他和静美在一起,心里就一直觉得酸酸的。“你……买爆米花都不买饮料吗?那样会口渴的。”龙海一笑了一下,“四杯橙汁。”呵呵,还是海一比较细心呀。有他在自己身边真好。只是他现在却在静美的身边,一想到这个,阳阳就觉得很沮丧。终于电影开始了。阳阳还以为这部电影是完全的浪漫爱情电影呢,没想到居然是一部无聊的片子,真无聊啊,顿时失去兴趣的阳阳又开始往龙海一身上瞟过去,龙海一重要的人究竟是谁呢?“阳阳,你在想什么?是不是不放心龙海一和张静美在一起啊?”刘彬宪看着心不在焉的阳阳问道。“嗯……当然不是了。”阳阳突然想起刚才吃饭的时候刘㊣彬宪似乎有什么话要对她讲,于是问道,“刚刚吃饭的时候,你究竟要对我说什么啊?”“那个……你知道龙海一喜欢过张静美吗?”刘彬宪试探着问道。“你确定那个是真的!”阳阳不敢置信的高声叫道,她一直骗自己那只是王桑美用来气自己的,没想到居然是真的。“对啊,以前龙海一很喜欢张静美的,还为她写过歌,甚至为了她放弃继承权……”刘彬宪把知道的全部都告诉阳阳,这些是他背着阳阳打听来的。阳阳立马转过头,装作看电影,可是心里却难受极了。她当时问龙海一喜欢过别的女孩吗?龙海一居然回答没有!她的精神快崩溃了,怎么会是这样?!他明明告诉自己最爱的是自己,原来却只是欺骗。原来她根本就是一个大傻瓜?只有她一个人不知道龙海一为张静美写过歌?不知道他为她放弃继承权……也许,她才是他最重要的人。和自己在一起以来,他从来没做过这些,原来自己真的是无关紧要,原来认真的只是自己。一瞬间,阳阳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所有幸福都是自己假想出来的。阳阳,你真是个大傻瓜,她轻轻的锤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泪水却不自觉地流了出来。她连忙用衣袖擦掉眼泪,可是眼泪却不听话,任凭她怎么擦它还是一直地流,一直地流着。电影演到了好笑的地方,所有的人都在开怀大笑,只有阳阳一个人在流泪,静静的流泪。所有人都在笑着,她忍不住抱紧了自己,觉得自己根本不属于这个世界。阳阳蜷缩着坐在位置上,紧紧地抱住自己,仿佛这个世界只有她一个人。她以为她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可是那幸福原来离她好遥远。什么永远不分开,全是假的,原来她根本不了解龙海一,根本不了解!!

电影放完了,人群散场了,一下子世界好像安静了许多。出了电影院后,冷风吹来,阳阳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眼泪不能流出来了,不能让他们看见自己受的伤,就自己解决吧。阳阳抱着自己的肩膀,静静地站着。眼睛都不能聚焦了,所有的一切到此结束吧,就当从来没发生过,爱情的世界中,只有自己是最傻的。龙海一和张静美站在电影院门口,静美正兴致勃勃地和龙海一谈着刚才那个电影,龙海一则耐心的听着,不时露出如春风般的微笑,阳阳更确定自己的感觉了。阳阳怔怔的站在原地,她发现他们俩好相配,郎才女貌,而她更像是一个局外人。一瞬间,她的泪水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刘彬宪,我想一个人回家,我们就在这里分手吧。”阳阳低头踢着水泥路,不能他看见自己的泪水。“阳阳,你怎么了?”刘彬宪发现阳阳似乎有些不对劲,那么多话的人突然一下沉默成这样。“没有啦!你快回家啦!”阳阳努力打起精神,推走刘彬宪,她要自己承受,一个人的伤心,一个人的世界,或许自己也应该离开龙家吧?“好。我先走了。”刘彬宪看着阳阳那么坚决,心不由得一阵阵疼起来,但还是没办法。看着刘彬宪转身离开了,阳阳把衣服的衣领竖起,一个人慢慢的走回家,龙海一和静美可能已经先走了,如果他当自己是他的女朋友,那么他还会狠心地留自己在这里吗?越想越伤心,月光照着路面,也照着阳阳孤单的影子。周围的人在说说笑笑,阳阳一个人走在路上,鼻子又酸了!知道了龙海一和张静美的事情后,她忽然明白她并不是龙海一最重要的人!她不过是一厢情愿爱着龙海一,而龙海一并不是像她想的那样喜欢她。“阳阳!”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她开心而又烦恼的转过身,看见龙海一正着急的向她跑来,而当她看见龙海一的身后竟跟着张静美的时候,她的情绪又低落下去。“阳阳,你怎么一个人走了啊?我和静美看完电影后,就一直在找你。”龙海一跑到阳阳的身前,担忧地说道。我和静美?是的他说的是他和静美,不是他和自己。阳阳难过的抬起头,泪水就那样哗哗流淌下来。“阳阳,你怎么了?”龙海一手足无措地抱紧阳阳,这个丫头这些天一直很沉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不由得用衣袖温柔而心疼的为她擦掉眼泪。“阳阳,你怎么了啊?啊?是不是被刘彬宪那个小子欺负了?”张静美也凑上来,关心道。阳阳抬头看了看龙海一,又看了看张静美,忽然一把推开了抱着她的龙海一十分坚定地说道:“龙海一,我们分手吧!”她咬着牙,既然不是自己的,自己还那么在乎干吗。宁可要自己伤心也不要别人看笑话,既然不能容忍他的心里有别人,那就分开吧!泪水顺着她眼角止不住地流下来。她不要他有一天为了张静美而甩掉她,不要心里一天比一天不踏实不安心,甚至很难过,所以她要先分手。“为什么?!”龙海一和张静美同时问道,龙海一的心突然间像被捅了一刀似的,好疼啊!这个丫头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阳阳使劲地吸气,体内的颤抖让她无法和平常一样呼吸到空气:“海一,我发现我并不了解你,所以我们分手吧。”她压抑着自己的伤悲,假装平静,其实泪水已经在眼底了,自己爱了这么久,居然就这么放弃了,心就像被撕碎般疼痛,但是既然都不是属于自己的,自己霸占着有什么用呢?阳阳突然想大喊,把自己的伤心和所有的痛苦都喊出来。“不。”龙海一的声音虽然很柔和,但里面却充满了坚定,“阳阳,我们那么多困难都挺过来了,为什么现在却要分手?”龙海一看着悲伤的阳阳,心里更加疼了,为什么?等到一切水落石出了,等到自己可以真正好好爱她了,她却选择分开,明明看见阳阳眼里的舍不得,为什么她还是要这么说?“我想跟爸爸到美国去!”她看着他,压抑着心里的痛苦,眼睛里却没有感情。是的她决定了,既然分开了,就彻底吧,要留下来干吗,看着他继续喜欢静美?“阳阳,不是说我们一起去吗?”龙海一温柔的凝视着她的眼睛,“这不是真正的原因,对吗?”龙海一看到了阳阳的挣扎,他的心猛地颤抖起来,为什么,为什么她要自己走?不要自己了?龙海一用力的拉住阳阳,生怕一放手阳阳就消失了。阳阳看了一眼张静美,又看了一眼龙海一,不再说话。龙海一望了望看在一旁的张静美,轻身问道:“静美,你可以先回去吗?”突然龙海一有种把握不到阳阳的感觉,看见阳阳一会儿看看自己一会儿又看看静美,他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你们……没事吧?”张静美担忧的问道,今天自己只是偶尔和大哥出来遇见阳阳了,怎么突然他们就变成这样了?“没事。我可以处理的。”龙海一柔声答道,眼睛并没有看静美,一直盯着阳阳。张静美看了看他们两人,不知道他们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但想到自己也帮不上忙,只好转身离开。天已经黑了,风轻柔的吹着,街上的行人渐渐变得稀少。龙海一温柔的看着阳阳,轻声问道:“现在可以告诉我什么事了吗?”“没有!我只是想离开你!”阳阳气鼓鼓地说道,看着静美离开,阳阳独自面对龙海一,她的心又开始不争气地乱跳起来。“阳阳,不要耍小孩子脾气,告诉我,到底是为什么?”“是,我只懂得耍小孩子脾气!我并不适合你!”她转头飞快的跑了,眼中的泪又不禁落了下来。她不是他最重要的人?一想到这个,她的心就痛得不能自己。龙海一看着阳阳颤抖着飞奔的背影,看着她抬起头擦脸上的泪水,到底是什么事情让她如此难过呢?他忽然发觉看着她哭,他的心竟痛得那样厉害。他着急地想要伸手去摸口袋里的手帕,却摸到了刚刚在店里买的那个卡子。难道是……?龙海一急急忙忙的追了上去,柔和的声音夹杂着着急:“阳阳,你等一下。”阳阳拼命的捂着耳朵,拼命的向前跑,她不要等,她不要听,她现在只觉得心好疼好疼,好像疼得就快死掉了。她只想快快的逃开,逃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没有龙海一,没有张静美……龙海一一直在阳阳的身后沉默的追着,他必须向她解释!他不可以让她误会!!阳阳发现身后的脚步一直追着她,她只好更加拼命的跑着,而他竟一直跟着。没想到表面温柔的他竟是那样坚持!那样执着!她跑了很久很久,直到脸上的泪水被风吹干了。他跟了很久很久,直到身上流了许多汗水。终于“你不要再跟着我了。”阳阳回头,大声的冲着龙海一叫道。“阳阳,告诉我,你到底为什么伤心?”他的声音很柔和,却有一种直摄人心的力量。她呆呆的站在原地,忍着嘴唇,望着温柔而英俊的他。“阳阳,告诉我,好吗?”他轻轻的走到她的跟前。已经快到午夜,月光如水,星光满天,路人稀少,车辆从他们身边经过。阳阳抬起右手,指着他心脏的位置,道:“海一,我是你最爱的人吗?”“当然了。”“但你以前喜欢静美,你却不告诉我。”阳阳生气地说道。“原来是这样啊,我当时不告诉你,就是怕你胡思乱想。”海一微笑,原来这个小丫头是为这个啊。她瞪着微笑的他,恨不得把他的笑容撕烂。她因为不是他最爱的人而伤心,而他竟然还有心情微笑。“我以前是喜欢过静美,但那都是过去的事。”宠溺地盯着她,海一温柔地说着:“我现在喜欢的是你啊。”“可是……”阳阳踌躇着,不知该怎么说。“傻瓜!还有什么吗?”他温柔的摸着她的脑袋微笑着等待。“可是你说你那个卡子不是送给女朋友,而是送给最爱的人。”她一口气说完,心里难过极了。她是他的女朋友,他居然买东西不是送给女朋友,而是送给最爱的人。“女朋友一生或许可以有几个,可是最爱的人却只有一个啊。”他微笑着耐心的解释道。“啊?”她懵懵懂懂地看着他。“我以前有过女朋友。”他轻轻的㊣点了点她的鼻子,“但我最爱的人却只有你。”她突然觉得刚刚心情还很难过的,此刻却像被阳光照耀般温暖,心情立刻好了起来,但她还是故意绷着脸道:“你以前喜欢过静美,以后只允许喜欢我,知道吗?“阳阳。”他苦笑。“干吗?”她嘟起嘴巴。“我最爱的人只有你,不只是喜欢。”他淡淡的微笑,月光打在他长长的睫毛上,看起来温柔极了。“所以你最爱的人也只能是我。”“……”她难过的心在那一刻变得很甜蜜,很轻柔,仿佛有根羽毛扫过她的心。“对了,”龙海一从口袋里拿出刚才那个卡子,轻轻的别到她的头上,轻身道:“这个是给我最爱的人的。”阳阳突然明白刚才龙海一为什么买这个卡子了。心突然像是飞起来,仿佛来到充满蜜糖的童话世界。那发夹很适合她,别在她柔软的头发上,让她看起来乖巧可爱,好像一个美丽的小精灵。龙海一看着她,眼睛里都是宠爱和温柔。这么个小丫头,以后自己要用心,用全力去爱,去呵护。夜风淡淡的吹着,他伸出手拥抱着她。她闭上眼睛,听着他的心跳,唇边荡漾着满足的笑容:“海一,你最爱的人真的是我吗?”原来自己是他最爱的。“是。”他坚定而轻柔的答道。是的,她就是自己最爱的,自己选择的,一生不变的。“再也不要分开了。”她说道,闭着眼睛,原来幸福真的是在身边啊。“是谁说我们要分手的啊?”他笑着摇头,满脸无奈。“永远不要分开了!”她紧紧地抱着他,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清晨,阳光洒在床前,阳阳伸了一个懒腰,看着外面美好的阳光,想起昨晚的事情,嘴角不知不觉又绽放出幸福的微笑。“阳阳!”突然出现的龙海一的声音差点把阳阳吓坏。这人是怎么回事?走路都不出声的吗?阳阳本想回他一声的,但突然想到昨晚自己被龙海一抱了好久好久,一下子感到不好意思,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于是扯过被子,把自己盖得严严实实的。“醒了?吃些东西吧,是妈妈特地为你做的粥。”龙海一好像没察觉到她的失态,一如既往的温柔地说着。躲在被中的阳阳没给他任何回应。“阳阳?”放下托盘,龙海一坐到床沿叫她。“我不饿,你放着就好,快去学校吧。”被中传出阳阳嗡嗡的声音。“不行,你昨天没吃什么东西。”龙海一不赞同的伸手去拉开她的被子。“那我等一下吃,你快去学校。”阳阳死拉住被子不肯放。“和你一起去,你怎么了?赶紧起来。”不明白她是怎么一回事,龙海一更加用力的拉开她的被子。“你别管我啦!”阳阳不好意思的喊着。龙海一这下总算知道她在闹什么别扭,蓦然笑了,低低的笑声真是悦耳,但听在阳阳耳里就全然不是那么回事,她懊恼极了。“笑笑笑!笑完可以滚出去了吗?”好丢脸,她真的没脸见人了。“阳阳……你还真有趣啊!”将她连棉被一起抱在怀中,龙海一坐在床边像摇晃婴孩般的摇晃着她,最后乾脆将脸埋在她身上,紧紧紧紧地抱着她。好闷喔!被他抱坐在腿上的阳阳快在被子里闷坏了。不行了,她得出来透透气。趁着龙海一还将脸埋在她身上,阳阳偷偷的放开被子一角,努力呼吸新鲜空气。过了半天见他还是没什么动静,阳阳好奇地悄悄将头探出一点点,想看看他是不是有什么问题,要不为什么要这样抱着她又一声不吭的呢?可她才探出头,就对上了龙海一发亮的黑眸。哇!阳阳吓了一跳,想再躲回被中已经来不及了,龙海一一把扯开她身上的被子,紧紧牵制住她,额顶着她的额,眼对着眼鼻对着鼻,一点也不容许她逃避。阳阳的心被融化了。“你别这样看着我!”阳阳一个劲儿的回避他的眼神,但不管她再怎么躲都没用,就是不受控制地狂跳起来。“为什么?”他眼中带笑,温热的气息吹在她脸上,造成极亲昵的气氛,让阳阳迅速变得全身通红,龙海一就是喜欢阳阳现在这个样子,真是可爱极了。“总之你不准这样看着我。”阳阳觉得很不自在,“有点肉麻……”龙海一这个样子她以前从来没看到过,所以更脸红了。“反正我也只对你一个人肉麻。要不你以为这世上有多少人能让我觉得舍不得?”此刻的心情是完全陌生的,但他喜欢这样抱着她,为着芝麻绿豆大的事拌嘴尤其是阳阳肯这样安安分分的让他抱着,犹如一只小猫咪。静静地窝在他怀中,阳阳没说话,心中慢慢漾出一股甜丝丝的滋味来。“阳阳,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吗?”龙海一突然说道,“所以看到你为我吃醋,我真的很开心!在我面前,你不用隐藏真实的情绪,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不管是哭是笑,我都会陪着你,你不必觉得不对劲或不好意思。”她深呼吸,闻着他身上淡淡的香气,觉得很安心很塌实,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海一,我现在觉得好幸福哦,你怎么会喜欢上我这样的女孩呢?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哪里好?”她抓抓头发,疑惑地说道。“傻瓜。”他微笑着轻叹,这个丫头就是这么直接,不懂怎么掩饰自己,可就是这样,更让自己喜欢她,爱她。“你居然敢骂我!”她挥起拳头,不管了,这个坏人敢说自己傻,羞死了。龙海一接住她的拳头她的手很小。他紧紧的握着,幸福一直到他的心底:“你都不知道你有多好吗?你那么勇敢,那么坚强,又那么善良。我一直觉得有了你,我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真的吗?”她摇着脑袋问道。“是啊。所以我很喜欢你。不,是很爱你。”他轻轻地笑,“所以啊,你只能和我结婚哦。”“谁说要和你结婚了?”阳阳抡起拳头往他胸前捶下,一张粉脸红得跟虾子一样,心也怦怦直跳。“哎哟!”龙海一痛呼一声,抱着阳阳一起倒下。阳阳吓了一跳,以为自己用力太大了。她反射性地滚到床的一边,连忙坐起,不高兴地瞪了倒在床上的龙海一一眼。“你做什么?”要吓人啊?阳阳以为他在和她开玩笑。等了半天,他仍然毫无动静,这让阳阳更没好气。“喂!别装死了,我根本没用力气好不好!!赶快滚起来吧。”想用这一种九流都够不上的陈年招数骗她?省省吧!这次她等了半分钟……怎么还是没反应?“喂,别玩了。”她又叫了一声,而且伸手推了他一下。动也不动的他让她想到当年她见到妈妈遗体时的场景,那种很不好的感觉让阳阳连忙跪坐到他的身旁。“喂!”她推推他,可依旧没什么反应。“龙海一!!别吓我,你怎么了?你听得到我的声音吗?你说话好不好?龙海一?”阳阳害怕的探了探他的鼻息,她觉得他好像没有呼吸一样,更加担忧的她没时间多想,直接俯下身准备聆听他的心跳。怦怦怦怦……还算稳健的心跳声让她安心了不少,但……他到底怎么了呢?以往也没说过他患有什么疾病,他该不会真那么不经打,让她一拳给打伤了吧?哎呀,不能再胡乱猜测了,还是先找个人来急救好了,阳阳想到这里,急匆匆的爬起来。焦急的阳阳正准备找人求救,猛一抬头,却对上了龙海一带着笑意闪烁着光芒的黑眸:“我在等你做人工呼吸呀。”“你可恶!”发觉还是上当了,阳阳气得想踹他,这个人原来是这么坏啊。躲过她的降龙十八掌,龙海一一个翻身,转而压叠在她的身上。不过为了避免压坏她,大半的重量全落在他箝制在她身侧的臂膀上。“原来你这么紧张我呀。”他的笑容中有满足,还有说不出的愉快,喜欢她这么紧张自己,喜欢她闹闹小脾气。“鬼才紧张你咧。”阳阳嘴硬,一双手用力的推他,“快让我起来。”阳阳有点恼羞成怒。“不准说谎。说,说你是担心我的。”虽说刚刚他看见她那么着急,但他还是希望听她亲口说出来,他还是很想确定自己在她心中的分量。“不说不说!我一点都不担心你,管你去死。”阳阳故意唱反调,终于可以气气他了,阳阳开心。“阳阳!”他唤她,眼对着眼鼻对着鼻,没头没脑地问:“现在,你该知道我的心了,是不是?”龙海一很认真地说。“谁知道你呀?我什么都不知道。”阳阳推开他坐了起来,直觉地逃避他的问题。他今天怎么这么多事情,而且和平时表现的不一样。龙海一突然放开阳阳跑了出去,阳阳吃了一惊。难道他生气了?他没这么小气吧?阳阳跟着追了出去。很奇怪,家里的人今天都在,而且这么一会找不到龙海一了。阳阳看见龙日一和张静美怪怪地看着自己。到底怎么回事啊?妈妈也在笑,阳阳打量了一下自己,天啊,自己正穿着睡衣。她赶紧往回退去。突然大厅里响起了了音乐。龙海一的声音突然响起,“嫁给我吧,我们先订婚,然后等你大学毕业再结婚,好不好。”龙海一突然出现了,十分郑重地对她说。天啊,这算是求婚吗?面对整屋子的人,阳阳沉默了好久好久,像是要花一辈子思考这问题似的。好讨厌哦!她的脑袋不合适想这么复杂的问题!!搞什么搞,突然这么一下子。大家都拭目以待的等着阳阳的回答。“阳阳?”虽然不想承认,但此刻的龙海一真的有些不安。又过了许久,终于,阳阳有了反应。“你会逼我做淑女,要我乖乖的吗?”她可还没忘记那时候别扭的感觉,也没忘记先前出的那一大堆丑。“不要,除非你想要改变。”龙海一温柔地笑道。听了他的保证,阳阳又迟疑了许久,然后她直接伸出手环抱住他,而后用力地搂了他一下。这,就是她的答案了。“这代表?”龙海一心中雀跃无比。“哼,一点诚意都没有,人家求婚㊣都是有花的。”阳阳还是小小的抗议着。旁边的龙日一马上递给龙海一一大把早已准备好的玫瑰花。“可是,也没有戒指呀!”阳阳还是装出不满意的样子。“早就准备好了。”说着,龙海一从怀里掏出一个盒子,打开,里面一枚闪着耀眼光芒的钻戒立刻出现在她的眼前。龙海一拿起阳阳的手,把戒指戴了上去。戒指戴在阳阳的手上,漂亮极了。阳阳觉得自己被一个巨大的光环包围了,全世界只剩下两个字:幸福。一家人开心地大笑起来,阳阳的幸福生活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