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另一个学校开教学研讨会的龙海一突然接到了龙日一的电话。“老哥,出事啦出事啦,我联系不上爸妈……”第一次听到弟弟这么慌乱的声音,龙海一有种不妙的预感。“出什么事了?你慢慢说。”他努力安抚龙日一的情绪。“我刚刚接到静美的电话,哎呀,这个多管闲事的笨蛋女人,没事去看什么老学校啊,结果一进森永高中,就看见罗阳阳昏倒了,然后只好把她送到医院,好像还要做头部扫描,听起来很不妙啊,你快来医院吧,就是学校旁边那家。”“好,你先去看着,我马上赶过去。”龙海一沉下脸,心里十分着急。他走到校长旁边请了假,把资料交给校长助理,匆匆离开会场。虽然已经不是上下班高峰期,这个城市的交通还是糟糕得可怕。龙海一陷进车海里,恨不能生出双翅飞到医院去看看。“没事,没事,阳阳一定会没事。”龙海一自言自语道。可是他的手心却微微有着汗滴。车流以慢得可怕的速度向前慢慢蠕动着。折腾了一个多小时,龙海一终于赶到医院。“海一哥,我们在这里。”才踏进急诊室门口,龙海一就看见张静美朝他猛挥舞着双手。“阳阳怎么样?”龙海一着急地问道。“没事啦没事啦,有惊无险。”张静美笑眯眯地说。龙海一推开门,病床上半坐着的是脸色略显苍白的罗阳阳。龙海一大步走上前将她一把拥入怀中。罗阳阳怔愣地靠在龙海一温暖的胸膛上,隔着衬衫听着他急促紊乱的心跳声。这样的心跳让她觉得有点不安,心跳也随着不安分起来。病房里好多人啊。罗阳阳眼珠子骨碌碌转,看到龙日一张静美,还有刘彬宪都在看着他们。她的脸慢慢变红。“没事就好。”龙海一悬宕多时的心终于踏实了一点,虽然情况尚未清楚,但是看她能安然地坐在这里他就庆幸万分了。“阳阳,你没事情干吗吓我们!!”龙日一不满地吼道。“这……”罗阳阳这下真不知该怎么解释。都是静美啦!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干吗这么劳师动众的!她也是醒来后才知道她已经通知龙日一这件事,顺便把龙海一也叫来了。松开紧拥着她的手臂,龙海一退了一步凝视着她,“你的脸……好像肿肿的,你不会是跟什么人打架了吧?”“打架?怎么可能。”罗阳阳反驳道。“阳阳是被篮球打中脸昏过去的。”刘彬宪的嗓音不大不小,正好让在场的人全都听得清清楚楚。“彬宪”罗阳阳想阻止,但为时已晚。“哈哈哈!笨女人!!”龙日一忍不住笑了出来。“被篮球打到?”龙海一微微有些惊讶,“不是说你做脑部检查吗,我还以为很严重。”“是医生说为了确保没有脑震荡,需要做进一步的检查。”想起当时的情景,静美还心有余悸,“我差点没给她吓死,她昏过去的时候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我……”“静美姐姐”罗阳阳再次出声哀求,“别说了别说了啦,太丢人了!”她真想挖个地洞躲下去。唉,今天真是超不幸的一天,怎么会这么衰呢?“哦,太丢脸了!”罗阳阳捂住脸又痛苦地呻吟了一遍。“喂,哥哥,彬宪,今天的事可别说出去,如果让我知道外面有流言……”罗阳阳做了个砍的手势。龙海一笑着说:“既然没有大碍的话,大家都回去吧。小日静美,还有刘彬宪你们都回学校上课去,阳阳有我照顾。”哦,好吧。”龙日一古灵精怪地眨了眨眼睛,拉着张静美走了。“可是,罗老大……”刘彬宪很想留下来照看罗阳阳,但是看看阳阳并不想自己留下,怕阳阳生气,也就只能伤心的回学校了。龙海一走近床沿,对着罗阳阳温柔地说:“好好躺着,想吃什么?我去外面买。”罗阳阳对他的举动有些疑惑,问道:“你不笑我了?”他不会想用这种温柔的手段来掩饰什么阴谋吧?“我只是想让你放松点。”他为刚才取笑她的行为作了合理的解释。是吗?罗阳阳半信半疑。她觉得龙海一的态度很可疑,但她又说不上来哪里奇怪。他刚到急诊室时的举动真的让她有怦然心动的感觉,那种被呵护在怀中的甜蜜滋味会让人不自觉地沉沦,不过,她很快就清醒了。“我想出院。”罗阳阳嘟起嘴说。“不行,还是留在医院观察一天,等确定没有什么后遗症了再回去。”“可是在医院里躺着好无聊。”罗阳阳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靠在枕头上。龙海一指着她的包说:“你可以在这里做作业。相信我,这一天的时间很快就会打发掉的。”“那我宁愿无聊。”罗阳阳忽然想到龙海一也是有事在身的,连忙说:“对了,海一哥哥,你今天不是要去开教学研讨会吗?你快去吧,我一个人在医院里呆着就行了。”快走吧快走吧,走了她就可以溜出去了。“不用担心,我已经把资料都交给校长助理了,他代我发言就行了。你一个人在医院里呆着,我可不放心。”龙海一走过去,把病房的窗打开。你不走在这里,还影响我的心脏咧,阳阳在心里哀号了一声。罗阳阳挤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有什么不放心啊,我罗阳阳,可是打不倒的!妈妈离开我了那么久。我也过得好好的。”阳阳故意开心的笑笑,不想要他担心。但是她那张苍白的脸色还是泄漏了些许的秘密。龙海一听到这句,转过身去深深注视着她。她穿着白色病服,长发飘垂下来,脸上笑意盈盈,看起来清㊣朗明亮,像正穿过树梢洒落下来的,十月的阳光。龙海一在这一刻觉得心酸酸的。这种酸楚,他不知道从何而来,往何处去。龙海一坐到她身边,调笑地说:“说你坚持是没错的,不过说你笨也是真的,连走在学校里都会被球打到,我想你也真的需要保护才行。”“那是意外,我……”罗阳阳涨红了脸。龙海一探手撩开她额上的几缕发丝,动作温柔又亲昵。“这里有些小擦伤,我想应该不会留下疤痕。”他指尖传来的温度让罗阳阳的脸颊瞬间泛红,她连忙低下头。别看她啦,别看她啦!天啊,心跳好快,受不了啦!“嗯……我忽然有点想吃桔子。”罗阳阳不敢抬头看龙海一。龙海一揉揉她的头发,宠爱地说:“我这就去买。”被人这样宠着的感觉好好哦。阳阳觉得轻飘飘的,好像飘到了云端一样。不行不行,你不能再堕落下去了,罗阳阳!你不能沉溺在龙海一温柔里,这是不对的!不对的不对的不对的!从今天开始,一定要和海一哥哥保持距离!

龙海一停好车,在罗阳阳说的街上来回好几趟,才在斜对面的路口看到拿着一大把羊肉串大吃特吃着的罗阳阳的身影。他赶紧朝罗阳阳走去:“你不会是在这里思考你人生的问题吧?”“不是,我是思考到肚子饿了才来到这里的,刚买完这个,就发现钱包不见了。”今天出门真应该看看皇历的,怎么这么衰啊。最近想着法儿躲龙海一,结果现在有点小麻烦了,还得请他出来。为什么自己每次倒霉的样子都会被他看到呢。罗阳阳晃晃手上的羊肉串,有点讨好地问:“来两串?味道真的很不错哦。”龙海一还没来得及说话,罗阳阳就开口了:“不不,还是算了,这种行为不合适你。”想到龙海一这种贵公子型的人站在街边吃羊肉串,怎么想怎么都觉得怪。“什么叫这种行为不合适我?”她这么说,让龙海一心里不知怎么有点不爽,他拿过一串,皱着眉头咬了一口,鲜嫩多汁的口感让他有点惊讶。没想到街边随便弄出的东西竟然还挺好吃的。“怎么样怎么样?”“嗯,还不错。”龙海一诚实地予以肯定。罗阳阳得意地笑了:“嘿嘿,这可是这条街上最好的一家,我排了好久的队才买到的。”龙海一慢条斯理吃完一串,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擦擦手。“要不要再来一串?”“不了,今天没什么胃口。走了,快点回去,我有点累了。”他催促起还在大快朵颐的罗阳阳。“哦。”罗阳阳三下五除二把羊肉串干掉,乖乖跟着龙海一朝停车场走去。龙海一今天穿着烟灰色V型毛衣,头发略长,覆在线条优美的脖子上。他眼神明亮,鼻子高挺,神情专注,看上去十分地……迷人。“喂,小心!”龙海一开口提醒罗阳阳。“啊?哎哟!”光顾看龙海一的罗阳阳没发现对面的人手里的大纸箱子,一下就撞了上去,想收腿已经来不及了,龙海一离得比较远,没办法扶她,所以她直接摔倒在地上了。幸好及时护住了脸,真是流年不利啊!“阳阳,你没事吧?”罗阳阳把脸埋在手掌里,继续趴在地上。真是没勇气抬头看他。还好现在天气很凉了,衣服穿得比较多,没受什么伤,否则膝盖手肘非破皮不可。龙海一拉起罗阳阳的手,说:“我还是拉着你走吧,免得出现撞到电线杆或者掉进下水道这种事。”罗阳阳的手被他紧紧握着,他的手心烫烫的,罗阳阳的脸也是烫烫的,仿佛他手心的热气也传到她的脸上。罗阳阳觉得脚步一深一浅起来,好像踩着棉花堆一样,轻飘飘的。“阳阳,你怎么了?脚扭到了?”龙海一关切地问。“啊?哦,没有啊,我好好的。”“那你怎么走路一晃一晃的?”㊣“有吗?我自己怎么不觉得?”罗阳阳嘿嘿地傻笑起来。一路上,龙海一一直抓着罗阳阳的手,阳阳的脸也一直发烫着,幸亏灯光昏暗,才没有被发现。等到一回到家里,她连忙甩开龙海一的手。“我身上全是烤肉味,我先去洗一洗!”她飞快地躲进浴室。想到他又大又暖的手,还有温柔的语气……完蛋了完蛋了完蛋了!罗阳阳对自己说,罗阳阳你完蛋了!你已经被龙海一抓住了!但是他是哥哥,哥哥呀!罗阳阳把脸埋入水中,屏住呼吸直到再也受不了才狠狠地抬起,水花四溅,水珠顺着脸庞淌下来,冰冰凉凉的。心情,好复杂……阳阳这会儿突然希望龙海一不是自己的哥哥了!怎么会这么想呢,自己不是一直盼望可以成为龙家的人了吗?为什么现在却害怕了呢。是因为自己喜欢上龙海一了吗?如果他是自己的哥哥,那自己不是没一点希望了。可是,妈妈是不会骗自己的,她的日记已经证明了自己和龙海一确实是兄妹,她怎么可以怀疑妈妈呢。阳阳觉得心里乱极了,每次和龙海一在一起,都会心跳的厉害,越是想逃避,就越是陷的厉害。阳阳,你要清醒一点啊!

“阿嚏!阿嚏!阿嚏!”一连三个喷嚏在空荡荡的客厅里响起。龙海一揉揉鼻子,看了看放在沙发扶手上的手机。已经22点15分了,阳阳这丫头说什么为了庆祝自己出院,要好好在外面去透一透空气,居然玩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何况她出院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怎么最近一段时间总是看见不她人呢?总是早出晚归的,真是奇怪。龙海一抱着笔记本在客厅沙发上坐着,一边做着计划表,还一边分神去看门口。想起来就郁闷,龙爸爸因为一直没有收到DNA检测的消息,心急如焚,就在一接到通知说朴正东在欧洲的时候,终于按耐不住了,硬是拉着龙妈妈一起飞去欧洲找那个家伙了,不过因为大家都不想刺激对此一无所知的阳阳,暂时都没有告诉她。另外,小日和静美去静美父母家了,估计也不会回来。所以家里只有自己和阳阳,如果不看着点,不知道那个丫头会疯出什么事情来。可能是一个姿势太久了,脖子有点僵僵的。龙海一觉得眼酸头疼,想躺到软软的大床上好好睡上一觉,但是还得强撑着。微微叹了一口气,龙海一拿起手机按了一通号码。手机还是关着,这个丫头,真是越来越让人担心了。说句实话,没有她在一旁唧唧喳喳,真是耳根清净啊。清净不好吗?没人骚扰不好吗?但是……这种平静让他觉得事情很不对劲,他甚至有些不安。没道理啊,他难得重拾了久违的清净,为什么要觉得不安呢。自从出院后,到现在已经过了一个多星期了。她的早出晚归,害他莫名地神经绷得紧紧的,有事没事盯着门口看。为什么没人在耳朵唧唧喳喳反而不安呢?说起来,还真的是,很想念她的唧唧喳喳呢。“丁零零……”正在沉思中的他,差点被忽然响起的电话铃声给吓到。愣了几秒,他起身拿起电话。“这里是龙家,请问找谁?”他的声音透着一贯的温柔。“嗯……是我啦。”电话那端传来甜甜的声音,绝对属于罗阳阳那个丫头,仅此一家,别无分号。“阳阳,你怎么还不回来?要不要我去接你。”龙海一担心地说。“啊,不用了,我就在外面逛一逛,待会儿就回来。”“你说什么?”龙海一的声音低下来,“我从8点多就打你手机,一直关着,为什么不开机呢?你不知道会有人担心你吗?”“我手机没电嘛,也没有办法啊,现在打回来还是跟别人借了电话呢。”罗阳阳有点委屈地说。龙海一轻哼了一声,说:“回来就直接回来,干吗还借电话打?”“嗯,我想找一下静美,能叫她来接电话吗?”“他们还没回来。”龙海一回答道,不知道这个小丫头想干吗,不想回家还不想和自己说话。“那家里还有别人吗?”电话那头阳阳固执地说。“现在只有我在家,阳阳,你如果没什么事就快回来吧,你一个人在外面不安全。”龙海一有点担心,这个丫头到底怎么回事?“啊,没事啦,我会在门禁之前回家的。”罗阳阳似乎不愿意和他说话,想马上挂掉电话。龙海一开口:“阳阳,我有话想跟你谈一谈。今天我和教你们数学的老师‘闲聊’几句,他和我说……”“咦?谈话?我们有什么好谈的呀?别人的电话不好说太久,啊啊我挂电话了。”“阳阳,听话。”龙海一柔声地说道。不知为什么,一听他说听话,她立刻屈服了,“好吧……你想说什么?”“你最近是怎么回事?每天早早到学校,呆到很晚才回来?如果是为了专心学习我当然支持你,但是如果有其他事情,我希望你可以告诉我,也许我可以帮你。”以前像跟脚猫一样,跟着他上学放学。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出门比他早,归家比他晚,午休时间影子也看不到,让他觉得很不……习惯,龙海一想到这些,心里一怔,自己怎么会觉得不习惯呢?“啊,我当然是好好学习了,还能有什么事啊?龙老师这样可不像个老师哦,对于我这种弃暗投明的学生,应该好好表扬才对。”“虽然离家早归家晚,但是在学校的时候也没有很长嘛。午休时间都在哪里?不会又跟人打架去了吧?”龙海一突然觉得自己都快不认得自己了,一遇上阳阳自己怎么就变得这么啰唆呢?“怎么可能,我是个好学生,打架滋事这样的行为,我罗阳阳是不会去做的。”呵呵,在老师面前一定要装得乖乖的。“那你都在干什么?”他其实很想问罗阳阳是不是交了男朋友,但又觉得这样问似乎有点超过某些界线。虽说她目前的身份既是自己的妹妹又是自己的学生,但是,他从来都认为每个人都要有自己的空间,任何人,哪怕是家人,也不能随便干涉别人的生活。只是,为什么他越来越关心她的行踪呢?“没干什么……就找个地方发发呆,嗯,思考思考人生的问题。”罗阳阳当然不能告诉他,她觉得自己像个变态,竟然对自己的哥哥想入非非。“思考人生?”龙海一轻笑起来。这种嘲笑使神经大条得如麻花的罗阳阳也听得出来了,她不高兴地抿抿嘴。“对了,日一哥哥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吗?”罗阳阳岔开了话题。“什么事不能跟我说吗?”龙海一淡淡地问,心里好像有点小疙瘩,什么时候开始的,她的眼里,小日已经比自己对她更亲近了吗?罗阳阳尴尬地笑两声:“哈哈,怎么会,我罗阳阳从来光明磊落,没有什么事不能告诉别人的。”“我觉得你最近十分奇怪㊣,阳阳!对了,静美刚发短消息说,今天住在她父母那边,所以,如果你有什么事找她,只能明天了,其实有事你和我说也一样的。”电话那端出现了短暂的沉默。“说吧,什么事?阳阳,我是你哥哥啊。”龙海一有点连哄带骗的语气了。“是啊,你是我哥哥。”罗阳阳迟疑了一会才说,“嗯,其实是……嗯,我的钱包不见了。”“你现在在哪里?”龙海一忍不住叹了口气。罗阳阳认真地报了个地名。“你在原地等着,我马上去接你。”龙海一把把笔记本收好,抓起外套,出门去接那个丢了钱包的丫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