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正越来越成为90后的天下,他们追求个性,个性张扬,对于敢于自我表达。对于职场关系,和以往的上班族有了很大的改变。离职,在以前是老板炒掉员工,而现在,往往是员工炒掉老板另谋职业。

独处,能够让自我放松心情,思考,能够让自己比昨天更优秀。身处城市生活,尤其是具有一定职场经验的我们,焦虑,是我们无法避开的话题。

第一次听说王菊的名字,就已经是朋友圈如洪流般的刷屏“地狱空荡荡,王菊在土创”“你不投,我不投,王菊何时能出头”这样有意思的段子。与现在杨超越被奉为锦鲤的情况不同,王菊火的毫无征兆又势不可挡。

在一份名为《2017年春季白领跳槽指数》的调研中,调查样本显示中国白领们在2017年春季的跳槽意向非常夸张,有近八成的白领会选择拿完年终奖后积极投入寻找新工作的大军,其中90后跳槽比例最高,有的甚至跳槽频率一年能够达到好几次。职场对于80后之前的人来说,稳定是很重要的,在父母一辈他们可能一辈子就在一个工厂干过一份工作,但现在一年干好几份不重样的工作都不再是新闻。年轻人能够频繁的跳槽撇开忠诚度、薪资等问题,能够从事不同的行业至少证明工作入手快,具备从事不同工作的能力。在缺乏单位组织保护的现在,居安思危,应该是每个职场人具有的意识。互联网的发达,给了我们这一代人前所未有的展现机会,在人人都是主播,人人都是记者的年代,我们有机会让全国、甚至全世界的人能够注意到我们。跨界、斜杠,在现代就是一个很时髦的词汇。他们可以从事着看起来完全不相关联的工作而且都还能够取得一点点小成绩。白天可能会干着呆板的流水工作,但下班后能够将兴趣做到极致。在工作岗位上,由于级别、资历等限制,也许没有办法发扬自己的特长,但在下班后的兴趣世界里,自己才是中心,是兴趣所带来的成就感,才能激发自身体内创造细胞。一个朋友的亲戚对烘焙很感兴趣,而且做出的糕点也很美味。在以前,也许她可能就是一个食品厂的工人,或者是某个糕点店的一名师傅。但网络的发达,微商等新的营销方式,让她自己成为了老板。朋友圈之间的口口相传,原料货真价实,口感美味,让她的生意越来越好。最近,家人想向她预定一个蛋糕,她还因为最近营销活动忙而接不了单。

焦虑,不是成年人才有的新鲜问题。最近,在电梯里听见一名七八岁的小女孩在大声哭泣,原因很简单,当天学校要进行考试,但她不会,所以一直哭泣。在与大人的交谈中得知可能她连前一天晚上也没有睡好。这也应该算是焦虑吧,焦虑连小朋友都不放过,更何况是成年人呢。只能说焦虑大家有,内容各不同吧。还记得读书时代,考试可能是学生面临最大的焦虑,每次的考试感觉总像上战场,有考试就有高低,就有排名,成绩优秀的同学总是那么悠然自得,而成绩差的同学在每次揭晓分数的时候总是那么紧张。严重的,在考试之前身体出现各种不适,更加造成考试水平难以发挥。进入职场后,不确定的未来也许是我们焦虑的根源。人是群体动物,生活在社会中,成年人考虑的问题更加多样化,教育、医疗、住房等等,每一样都足以使我们面临焦虑。多年前,单位是一个个体,人们相互之间的询问经常是:你是哪个单位的?因为那代表着稳定,代表着有一个组织能够对你的生老病死负责,但随着社会的变革,我们成为了越来越多的分散的个体,我们自身需要对我们的未来负责。想起前段时间听书的一个内容,多赚点钱吧,因为活着很贵的。外表光鲜亮丽的生活,实际上经不起一点点的小意外,现实的无耐可以看出击垮一个中产家庭是多么的容易,更不要说是普通民众。隐形贫困人口等概念也油然而生。月入5K,在90年代的北京足以让普通人过上大康的生活,但如果在今天的北京,年轻人依然月入5K,可能就会落入赤贫,更不要说体面的品质生活。因为未来不确定,不知道前路是一马平川还是万丈深渊,使我们对未来充满了恐惧。生,容易。活,容易。生活,不容易。

第一次被王菊说的起鸡皮疙瘩,是在节目某期复活拉票的环节,她没有哭,甚至很平静,但语气有轻微的发颤。

回想上世纪90年代的时候,国企改革的时候,大部分一直身处在单位保护内的职工还没有意识到一场变革正在悄悄来临,一夜之间,他们就从单位人变成了社会人。部分人由于缺乏谋生技能生活变得很困难,也有部分人及时看到社会发展的机遇完成自己人生的凤凰涅。立足本职工作,不断精进自己专业知识,提高专业工作能力。还记得每周都活跃在羽毛球场地G教练,运动、阳光、充满活力。教练对他来说,只是兼职而已,因为他喜欢,他真正的职业是一名体制人员。我想,即使有一天他离开体制,专业的羽毛球技能也能够让他走得更远。

让不确定变得确定,让前路能够看得见、看得清楚,也许能够减少我们的焦虑。想必很多人都有在游泳池游泳的经历,当我们掉进水里的时候,我们会恐慌,心里充满害怕,呼吸变得急促,但当我们佩戴游泳眼镜后,哪怕进入深水区,我们的恐慌就会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因为即使我们暂时不能浮出水面,我们依然能够看清水底的一切,因为确定的一切,让我们不再那么害怕。曾经看过一些书也听过一些书,针对个人成长,很多作者都提到要舍得对自己的投资,不断精进自己的个人能力,塑造自己的个人品牌,打造自己应对新情况的能力。

她说:““有人说我这样子的,不适合做女团,可是做女团的标准是什么?在我这里,标准和包袱都已经被我吃掉了,而你们手里握着的,是重新定义中国第一女团的权利。”

时间对于每个人都是公平的,不会因为你珍惜它而多给你一秒,不会因为你厌烦它而少给你一秒。当你还在感叹无聊、无事可做之时,多想想,如果你离开,自己是谁,还能干点什么。

作为普通的大众个体,也许,我们无法消灭焦虑,俗话说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总有一些事在某个阶段困扰着我们,但我们能够学习、交流、提高,逐渐锻造出“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的能力,为不确定的未来铺设一条康庄大道。

做过小学老师,搞过行政培训,然后从互联网猎头转型成模特经济,最后拼尽全力再为梦想一搏。终于,大获成功。

“黑壮黑壮”“大妈”这种女生无法接受的词汇,被王菊信手拈来内部消化甚至作为自嘲的标本。她自信、幽默、独立、与众不同,她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而是刷新中国人的审美,告诉大家关于美这件事,从来没有以一概百的标准的逆风女性。

我们大家最喜欢的人,从来不是被奉上神坛的那类,所以很多时候,我们可以理解别人的不理解,懂得别人的不懂得。

一直在坚持追《奇葩说》,肖骁并不是我在节目里最喜欢的一个,反而对于我一个男生来说,起初对他讨厌的真的不能再讨厌了。

正如他自己所说,他成功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泼妇的形象。锱铢必较,插科打诨。好像人们喜欢的,从来都不是他的辩论,而只是期待他还能“疯”到什么地步。

可五季下来,开始有人夸他的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