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部适合在阳光下、草地上、带着孩子一起阅读的童话书”……为庆祝十九大胜利召开,繁荣和推动安徽省原创儿童文学事业的发展,12月16日,薄其红幼儿启蒙童书《仓鼠兄弟闯世界》作品研讨会在合肥召开。本活动由合肥市委宣传部、合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主办,安徽省儿童文艺家协会协办,合肥市文学艺术创作研究所承办。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圣诞传说》[芬]马可·雷诺著
王丽丽译/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2016年8月版/25.00元

《阿米拉的红铅笔》[美]安德烈娅·平克尼著
张海香译/晨光出版社2017年1月版/26.00元

薄其红幼儿启蒙童书《仓鼠兄弟闯世界》在合肥举办了作品研讨会

每年的圣诞节,城市里都充满着温暖的气息,圣诞树、长筒袜、小礼物、圣诞歌,人们头上总会带着圣诞老人的红帽子在街上游走。可是大多数人不了解圣诞节的由来和圣诞老人的故事。

《阿米拉的红铅笔》中的主人公小阿米拉出生在非洲苏丹达尔富尔地区的一个小村庄里,和爸爸、妈妈、妹妹快乐地生活在一起。她酷爱画画,爸爸送给她的12岁礼物便是一根细树枝。有了它,阿米拉在非洲无边无际的沙土上画下自己心中美丽的图景。脸庞坚毅的妈妈、眼含智慧的爸爸都是她爱画的对象。

安徽省作协主席、茅盾文学奖评委许辉,安徽省儿童文艺家协会主席刘先平,合肥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王浩,合肥市文联副主席周爱洋,合肥市文学艺术创作研究所所长洪放,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编辑、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张克文,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总编辑徐凤梅等领导出席会议,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评委、中国第一位儿童文学博士王林,安徽大学教授、评论家赵凯,儿童文学作家薛贤荣,安徽省作协儿委会主任韩进,安徽省儿委会秘书长王蜀,幼儿文学作家李秀英,《清明》杂志社主编舟扬帆,《家教世界》杂志社主编曹雷,《少年博览》杂志社社长郭丽芬,合肥市委幼教集团总园长崔利红,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编辑部主任白利峰等参与研讨。

欢乐喜庆、到处送礼物的圣诞老人其实是一个身世坎坷的孤儿,叫尼古拉斯。失去了父母和妹妹后,他被村里的人收养,每家每户轮流养一年,这样循环下去,所以每年的圣诞节便是他搬走的时刻。离别之际的尼古拉斯总是沉默地收拾简单的包袱,表情木讷,安静地向下一户村民的家里走去,风雪里他弱小的身影诉说着无尽的孤独与失意。他在寄养的家庭努力干活,利用父亲留给他的削刀制作木制礼物送给村里所有的小孩,他用爱与奉献的心度过每一天,虽然幼小却坚强无比。在闹饥荒的那年,他的命运又一次发生变化——村民养活不了他,他被人们看作疯子的木匠伊萨卡领走了。伊萨卡要求彼此以主仆相称,对待他粗暴无礼。晚上他依旧坚持制作小玩具,有一次被伊萨卡发现,但是出乎意料的是伊萨卡没有怪责他,甚至帮助他制作礼物,到了圣诞节时他们一起把礼物送到每家每户,从此关系慢慢改变。其实,刻薄的伊萨卡内心和尼古拉斯一样善良,他对尼古拉斯诉说了自己伤心的往事、失去亲人的痛苦,两人从此形同父子。

哈利玛是阿米拉最好的朋友,她俩曾一起使劲儿拔掉哈利玛欲掉不掉的牙齿,欢快地玩儿晕乎驴子的游戏。然而,这对形影不离的好朋友却因为哈利玛一家要搬往大城市而不得不分开。哈利玛说她还要去盖德小学,从此,盖德小学就像一粒种子深深地种进了阿米拉的心里。在那儿,女孩儿和男孩儿一样,可以学习阅读、书写,而不是在农场上挤牛奶、采秋葵、摘甜瓜或者早早结婚。不过,上学这个点子惹恼了妈妈,她希望阿米拉永远留在农场,而把书写、算术的活儿留给男人们。可坚持不懈的阿米拉还是偷偷将盖德小学描绘进了自己的未来里。

《仓鼠兄弟闯世界》讲述了仓鼠兄弟闯荡世界、快乐成长的故事。鼠达达与鼠笑笑两兄弟,在离开父母的日子里自力更生,在大千世界中学到了知识,锻炼了品格。全书分为“团结友爱篇”“自我成长篇”和“知识智慧篇”三个部分,配以精美、细致的插图,让孩子在美的熏陶中感知生活,了解世界,学习交往,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及品格。

如果说以前尼古拉斯是为了感谢别人的帮助,才送他们礼物,但后面他的决定是全心全意制作礼物,给所有认识的和不认识的人。好朋友说他疯了,他不能这么生活。可他终于变成了远近闻名、只有在圣诞夜才会出现的穿红衣服的神秘老人。又过了许多年,好朋友艾米力也死了,在好朋友的葬礼上,尼古拉斯终于认同老友多年前的话,并说了出来:害怕失去所爱的人其实也是一种爱。他老了,在最后一个圣诞节前夕,他回到了自己出生的小岛,找到了当初离家时自己插在桌上的小刀。父亲的话仿佛还在耳边:你已经是个大男孩了,不管遇到什么事,你一个人肯定都能应付得过来。尼古拉斯一生过得既充实又幸福,他付出了很多,但是他认为自己收获的比付出的多,比能给予的也要多。至此,他同过去完全和解,终于释怀。

12岁的阿米拉开始像大人一样干各种农活,还要拼命理解大人口中那些艰涩的词汇。爸爸解释压迫、反抗、种族灭绝;妈妈念叨武装、民兵、强盗、叛徒。在生活中只见识过爸爸和邻居进行番茄大战的阿米拉,她的字典里可没有这些词,自然不会知道它们到底有多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