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南大街》

冰天雪地的北极,北极熊是真正的王者。“尊贵的熊王,为显示您的威严,请穿上我敬献的五彩王服。”黄色的北极狐说道。

嘴唇微微开启,嘴角微微上扬,眼睛微微眯起这一表情何以如此迷人,如此令人陶醉?因为她有一个世界上最美好的名字微笑。

  母亲从石峁山出嫁到杭家大院

“大王,为了您的安全,请您今后别在海里游泳了。”黑白相间的企鹅说道。

微笑是最美妙的,美过了西天上艳丽的晚霞。那种无言的美丽恰似春日暖和的日光,能够融化自然界最顽固的坚冰,沁人心脾。当你看到她,会有一种无限的柔情和温馨抚过心房,轻轻拨动安置在你心房里的那把沉寂已久的竖琴。微笑,犹如溪水般清澈洁净撩人情思,又如一阵和风在你的耳畔轻轻絮语如此意境,是遭遇冷脸的人所无法体味出的。

  没有过多的彩礼

“为了您的健康,建议您学习人类那样减肥,听说瘦了要长寿。”三趾鸥说道。

可以说,当你微笑时,就是你最美丽的一刻。微笑,其实只是人与人之间最平常不过的交流。一个柔和的眼神,一道上扬的嘴角,一双微张的嘴唇,都可以轻松地折射出你此刻的心情,可以将任何一个陌生者拉近这是微笑所发散出的特殊而神秘的力量。我们可以用微笑来表达出自身的愉悦和满足,可以用微笑来掩饰内心的脆弱忧伤,表现出你的坚强执着,可以用微笑表达出你的友善,以结识更多的人……我们还可以用微笑来感染所有的人,让这个越来越冷漠的世界多出一些暖意,呈现出一丝亮色。其实,只要这个世界多出一张微笑的脸,世界就会多一点美好,人间就会多出几许温情……

  只看见笸箩里大大的馒头

北极熊缓缓说道,我们北极熊和棕熊同宗同祖,生活在一起,有着一样的肤色,一样的习惯,一样的生活方式。因地球板块的移动,把我们的祖先带到了寒冷的北极。经过几千年的进化,北极选择了我们,我们适应了天时。白色是我们的保护色,善游泳增强了我们的防御本领,肥胖的身躯使我们能够御寒度冬。

一个简简单单的随意的微笑,可以什么都不包含,却又可以包含一切。微笑或许是知己间坦诚相待的友情,微笑或许是母子间血浓于水的亲情,微笑或许是兄弟间其利断金的义气,微笑或许是夫妻间相濡以沫的默契,微笑或许是对手与对手之间的相互尊重,微笑或许是上司和下属之间真诚的信任,微笑或许是人与人之间一种难以言说的情愫的传递……微笑所包含的,就是大千世界最难得的真、善、美!

  迎亲队伍里

如果为了讨好大王,改变时间、自然的选择,违逆天时,北极熊将自取灭亡!

微笑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亘古不变的美丽,她被时间的长绳紧紧地禁锢在人们渴求友爱与关怀的心间。那追求到梦想的微笑是满足,那有人呼应的微笑是幸福,那成功之后的微笑是喜悦,那失利之后的微笑是洒脱,那离别之前的微笑是眷恋……让我们用微笑来书写我们的人生,让我们的生命变得从从容容、逍遥洒脱……

  朴实善良的父亲留着背头

掌声雷动!

  日子如春天的心思

谄媚者羞得没了头脑!

  惆怅渐渐溢出,就像西大街的影剧院

  岁月如歌

  历史在不知不觉中悄然摊牌

  四千年的文明就在身边

  倘若夜的歌声

  能唤醒女王的回眸一笑

  这个古色古香的高家堡

  一定蓬荜生辉

  安静地聆听,安静地抚摸

  一张老照片滋生的那份心情

  厚重感在青石巷里悄悄地传来

  那是祖辈的脚步声

  那是昨日重现的梦

  眺望与思索是最美好的事

  延续着我们从古到今割不断的情怀

  乡愁是默默地走过你的世界

  没有人喊出久违的乳名

  那些电线杆上的麻雀儿,嘲讽我的离去

  灰瓦包容不下雨水的泛滥

  炊烟袅袅而过,猜不清是谁家发信号

  就这样的画面

  古镇开始学会了沉浸、等待、释放

  落日余晖下

  中兴楼的风铃悦耳动听

  走过南大街

  我忘记了那段台词

  唯独在微弱的灯光下

  记忆犹新

  《皇城台》

  老百姓的一声长叹

  唤不醒黄土与石头的勾搭

  四千年过去了,秃鹫还在山峦盘旋

  谁家坟冢的枯草学会了张扬

  淡化了初春的那场残雪

  从记事起,道听途说来的石峁山

  铺满了玉器,层出不穷的擅入者

  用罪恶感推进了古文明的复苏